APH 版西游记

半夜跟喵子抽风搞出来的玩意儿:

APH版西游记!波澜壮阔!气势磅礴!超乎想象!


起因是我们在讨论哥哥和东尼的年龄问题:


俺 01:28:14
切,他那老模老样的,二十五岁绝对是虚报年龄

俺 01:28:18
怎么看都是30+

喵子 01:28:29
= =+ 老男人美!

喵子 01:28:46
30岁以上的才能叫作是男人!

俺 01:30:09
东尼那样的才像二十五~

喵子 01:30:38
=-= 说他刚成年我都信[滚开]

俺 01:30:48
老妖怪XD

喵子 01:31:05
= =+ 欧洲个个都是老妖怪

喵子 01:31:47
我想到西游记版的APH去了

俺 01:32:35
来来来,看看他们都是什么妖怪……

喵子 01:32:30
安东是牛魔王!

俺 01:32:43
捶地,于是贵族就是铁扇公主吗!


(于是,这崩坏就一发不可收拾=。。=)

继续阅读

死蠢骨灰组

一天和死党high电影的时候,死党推荐了《高卢勇士大战恺撒王子》这部电影,说是这片可以让我练练法语听力(并且用同情的眼神看着法语废掉了的俺),于是我胆战心惊地去听——哇!果然不用字幕也听得懂!
——从而直接说明了这部电影有多死蠢扶额


古罗马帝国时代的奥林匹克运动会,它可死蠢啦!
罗马代表队,日耳曼代表队,西班牙代表队,高卢代表队,希腊代表队,还有埃及代表队,骨灰级别的爷爷爸爸妈妈大叔阿姨什么的,大家都好蠢好治愈……?


暴风截屏20100329220555


日耳曼代表队激情入场!


暴风截屏20100329220632


更为激情的日耳曼拉拉队!
(为什么电影中的古日耳曼人永远都是毛茸茸的……?)


暴风截屏20100329220709


西班牙代表队雄赳赳气昂昂~~


暴风截屏20100329221258


西班牙拉拉队也十分激情!

(原来那个时候的古西班牙人已经开始围红腰带了吗……还有把牛角戴头上戴那么high是想安怎)



暴风截屏20100329220723


埃及代表队简直是健美教练队好吗!


暴风截屏20100329220732


埃及拉拉队也是……裸的XD


暴风截屏20100329220831


高卢代表队……已经不想吐槽了。
哥哥自家拍的电影把高卢人整得好英勇,拿冠军泡妞唱小曲儿作诗四不误=。。=


因为高卢代表队是临时插进去的所以没有拉拉队,只有几个人在看台上喊“哎哎那是俺们村儿的!”
高卢爸爸(算是法叔的爸爸?)你土死了XD

暴风截屏20100329221534


高卢人拿了冠军,但是没有通过药检……
我对那几只被拿来进行药物检查的甲虫深表同情。(这人在偷笑)



暴风截屏20100329222226


在战车比赛的环节,日耳曼人突然展现出了极高的赛车素质!!
——舒马赫乱入自重。


暴风截屏20100329222048


就连给马匹降温,给马车换轮胎都是专业的=。。=


暴风截屏20100329221947


战车比赛里,西班牙选手被扔出去了=。。=
看到那个被扔出去的小人儿标志就想笑……



骨灰组你们还能更蠢一点吗(捶地)

Alice and Percy Jackson

前两天很哈皮地跑去看Alice in Wonderland,看完了以后却有点怅然若失的感觉,期待了很久的东西就这么结束了怪怪的。看的时候总觉得有点不得劲儿,按理说阐释这种荒诞的梦境非Tim Burton莫属,可是看完这部鲜艳而阴暗的电影,就像看完查理和巧克力工厂一样,仿佛吃了块包装艳丽而味道古怪的巧克力。

继续阅读

变成日更话痨党

在罗马城里东晃荡西晃荡的时候,忽然想起大仲马在《基督山伯爵》里写过那么几段罗马的旖旎风情,于是打算重温一番这本自初中后就再也没读过的小说,可是时隔十多年之后再读,突然发现里面有那么多美好的吐槽……(喂)


“他叫什么名字?”
“弗尔南多。”
“那是一个西班牙人的名字呀。”
“他是迦太罗尼亚人。”
“你认为他会写那封信吗?”
“噢,不!假如他想除掉我,他会宁愿捅我一刀的。”
“西班牙人的性格倒也确实如此,他们宁可当杀人犯,也不当懦夫。”

——第十七章,《神甫的房间》


神甫先生你对东尼看得还真透= =
重读的时候才发现爱德蒙的初恋情人美塞苔丝是西班牙人……哥哥你家的小说家到底有多喜欢写法国男人恋上西班牙女子啊(拍大腿)


阿尔贝总是看不惯意大利的戏院,因为这里乐队是设在舞台前面的,简直看不到台上在演些什么,而且又没有花楼和包厢,这些缺点,在一个看滑稽歌剧时坐惯了花厅而听歌剧时坐惯了大包厢的人,是难以忍受的。可是,阿尔贝还是穿上了他最漂亮和最动人的服装,他每次去戏院,总是把这套衣服穿出去亮一下。这身华丽的衣服有点儿白穿,因为必须承认,一个巴黎时髦社会里名副其实的代表人物,在意大利奔走了四个月,竟没碰上一件奇遇。
有时候,阿尔贝也假装对于自己的不成功一笑置之,但内心里,他却深感痛心,想不到他,阿尔贝马·尔塞夫,一个最受欢迎的青年,仍得凭他自己的努力来解决他的苦恼。而更恼人的是,当阿尔贝离开巴黎的时候,他曾怀着法国人那种特别的谦虚精神,满以为他只要到意大利去晃两晃,就会有许多桃色事件,使巴黎人惊诧不已的。唉!那种有趣的奇遇他竟一次也没遇到。那些可爱的伯爵夫人——热那亚的,佛罗伦萨的和那不勒斯的都是忠贞不二的,即使不忠于她们的丈夫,至少也忠于她们的情人。阿尔贝已得出了一个痛苦的结论:意大利女人比法国女人至少多了一个优点,就是,她们能忠贞于她们的不贞。

——第三十四章,《显身》


“法国人那种特别的谦虚精神”(憋笑着捶地)


PS:其实阿尔贝子爵的父母都是西班牙人呢,于是很奇妙地,那种法国气质反而被他骨子里的西班牙人的性格给放大了,变得愈发夸张浮华。相比之下,弗兰兹男爵反而更像哥哥一点……
于是每次阿尔贝一耍赖撒娇弗兰兹就叹着气无奈地答应的场景都把我萌得一耸一耸的(捣脸)



弗兰兹问阿尔贝接不接受他的好意,但阿尔贝在到戏院去以前,还有大计划要实行,所以他并没答复弗兰兹的话,却问派里尼老板能不能给他找一个裁缝。
“裁缝!”店东说,“找裁缝来干什么?”
“给我们做两套罗马农民穿的衣服,明天要用。”阿尔贝回答。
店东摇摇头。“马上给你们做两套衣服,明天要用?请两位大人原谅,这个要求法国气太重了,因为在这一个星期以内,即使你们要找一个裁缝在一件背心上钉六粒钮扣,每钉一粒纽扣给他一个艾居,他也不会干的。”

——第三十六章,《狂欢节在罗马》


子分纯爷们儿!
“您的法国气太重了,在这里行不通。老子这星期他妈的不干活儿,说啥也不干。”子分翘着二郎腿说。
——哥哥你败了吖(捶地)


PS:这人的法南意之魂还在燃烧(被打)


“好吧,再喝一杯白葡萄酒,再来一块饼干吧”
“很愿意。你的西班牙酒味道好极了,你瞧,我们平定那个国家是很对的。”
“是的,只苦了卡罗斯先生。”
“嘿,卡罗斯先生可以喝波尔多酒,再过十年,我们可以使他的儿子和那位小女王结婚。”
“那时,如果你还在部里的话你就可以得到‘金羊毛勋章’了。”
“我想,阿尔贝,你今天早晨是想用烟来喂饱我是不是?”
“啊,你得承认这可是最好的开胃品,我听到波尚已经到隔壁房间啦。你们可以辩论一场,那就把时间消磨过去了。”
“辩论什么?”
“辩论报纸呀。”
“我的好朋友,”吕西安带着一种极其轻蔑的神气说道,“你见我看过报吗?”
“那么你们会辩论得更厉害。”
“波尚先生到。”仆人通报说。
“进来,进来!”阿尔贝一边说着,一边站起身来向那个青年迎上去。“德布雷也在这儿,他也不先读读你的文章就诋毁你,这可是他自己说的。”
“他说得很对,”波尚答道,“因为我在批评他的时候也并不知道他在干什么。早上好,司令!”
“啊!你已经知道那件事啦。”那位私人秘书一边说,一边微笑着和他握手。
“当然啦!”
“他们外界怎么说?”
“什么‘外界’?一八三八这么个好年头,我们的‘外界’又这么多。”
“就是你领导的政论界呀。”
“他们说这件事很公平,说你如果撒下了这么多红花的种子,一定会收获到几朵蓝色的花。”

——第三十九章,《来宾》


我仿佛看到了1838年法国出兵西班牙的真相= -
其实他们真的有关心西班牙那边到底怎么样了吗?
……好吧,会关心才怪。
咳,他们把卡罗斯亲王请到了布尔日,却清除不了卡罗斯的余党。那在1838年还是个小女孩儿的伊莎贝拉二世的统治注定是飘摇不定的。远目东尼那血腥、动荡而且精分的十九世纪……


“但我深恐您见惯了奇事美景,对这里会大感失望的。在我们这里,您遇不到任何在您的冒险生活里常常遇到的那种插曲。马特山就是我们的琴博拉索山,凡尔灵山就是我们的喜马拉雅山,格勒内尔平原就是我们的戈壁大沙漠,而且他们现在正在那儿掘一口自流井,以便沙漠里的旅客能有水吃。我们有不少小偷,尽管没有报上说的那样多,但这些小偷怕警察甚于怕失主。法国是这样平淡无奇,巴黎又是这样文明的一个都市,以致在它的八十五个省境内——我说八十五个,因为我没有把科西嘉包括进去——嗯,在这八十五个省境内,您无论在哪一座小山上都可找到一座急报站,无论哪一个岩洞里都可找到一盏警察局安放的煤气灯。我只有一件事可以为您效劳,听您的吩咐,由我或请我的朋友到处为您介绍。其实,您也无需任何人为您介绍——凭您的大名、您的财富和您的天才,(基督山带着一个近于讽刺意味的微笑鞠了一躬)您可以到处自荐而受到很好的接待。我只在一点上可以对您有点用处,在熟悉巴黎生活的习惯,使日子过得安乐舒适,或则买衣物用具这几方面,我的经验对您能有所帮助的话,您尽管差遣我为您去找一所适当的住宅。我在罗马分享了您的住处,但我不敢请您分享我的住处——虽然我并不主张利己主义,但我却是个十足的利己主义者——因为除了我本人以外,这些房间连一个影子也容纳不下,除非是一个女人的倩影。”

——第四十章,《早餐》


哥哥你这种貌似自贬其实是在自吹自擂的说话方式真的很欠扁啊= -
“我说八十五个,因为我没有把科西嘉包括进去”
这句话让我想起了“加拿大好大”那首歌里的“很快我们就会变成世界第一!(只要我们还能留住魁北克)”(捶地)



话痨满足了,哈皮地睡觉去……

The “Beloved” Antinous

Photobucket
(摄于梵蒂冈博物馆)


看到这尊大理石胸像的时候,耳机里传来这样的解说——
“这是被哈德良皇帝所深爱的安提努斯,公元130年溺死于尼罗河中。”之后解说员开始平静地解说那几绺作为禁脔才会有的从耳边垂下的卷发,而我全部的注意力已经被那有如神祗般惊人的美貌给勾了去。说实话,一开始我并不相信那些刻出容貌完美无缺的阿波罗或巴克科斯的古罗马雕塑家们会忠实地刻画出一个凡人的容貌,更何况他还是皇帝的宠幸,总要或多或少有些许夸张的成分,但是在意大利好几处博物馆看到的由不同作家雕刻而出的安提努斯的容貌,几乎都是一样的之后,我开始渐渐被说服了。也许这个年仅十八岁就因政治阴谋而死去的孩子,这个在死后被哈德良皇帝疯狂地念想的美人,这个在古罗马帝国后期被人们当做狄俄尼索斯、赫尔墨斯、甚至是埃及的俄里西斯神的具现化形象来崇拜的人物,真的有着神祗般的美貌。
不,与其说他如神祗般美丽,倒不如说人们在根据他的形象来构筑神的模样。——美规定了神性。
也许就像苏格拉底所说的,在一切至高的美德之中,只有美是直接可感可观的,这是自然对我们的慷慨馈赠,让哪怕是最粗俗的人也能感觉到美的力量,即使这种美已经经历了两千年岁月的冲刷,失去了血肉,只留下冰冷的大理石。


Photobucket
(梵蒂冈博物馆,图片来自于维基桑,点开可见大图,我自己拍的糊掉了=··=)


说来有趣,安提努斯最常被人膜拜的形象是酒神巴克科斯,其次是死者的领路人赫尔墨斯,再次,也是阴间的使者,埃及的俄里西斯神。也许是因为他的早夭,人们将他当做引领亡灵的中介人;而他死在尼罗河中,则使得他的生命与某种丰沃、繁育、多产的隐喻联系了起来。因此人们为他那美丽的头颅戴上葡萄叶,以祈求被他的生命所滋润的河水,能够再次滋润养育人们的土地。



Photobucket
(圣彼得堡博物馆,图片来自于这个意呆家的网站:http://antinoos.info/antin5c.htm)


其实我始终有着这样的疑惑:为何人们不把安提努斯塑造成阿波罗的形象呢?既然阿波罗是奥林匹斯山上最美丽的神祗。直至后来好友解答了我的疑惑——“你看他的眉心始终是微蹙的,这种模样恐怕是天生的。”
恐怕是因为这种天生的阴郁与日神的辉煌相去太远,所以人们始终无法将他当做日神来崇拜吧。
不过,对酒神的崇拜,也从某种程度上反映出这个庞大帝国逐步走向衰亡的征兆。人们在巴克科斯镶嵌着葡萄叶的权杖之下叩拜,并在这崇拜的仪式里沉浸于黑暗的迷醉之中。意大利文艺复兴晚期之时,卡拉瓦乔笔下的酒神也透着某种相似的气质。


Photobucket
(柏林古代艺术博物馆,图片来自于维基桑)


这尊大理石像被水渍所腐蚀,简直像是泪痕了。



Photobucket
(卢浮宫,图片来自维基桑)


Photobucket
(卢浮宫,图片仍然来自于维基桑,这尊雕塑被人称为Antinous Mandragone,大概和米洛的维纳斯差不多……?)


不得不说,贪心的哥哥收藏的安提努斯雕塑是保存得最完好的,也是艺术水准最高的。尤其是短发的那尊雕塑,真正实现了那种所谓的“女性的阴柔之美与男性的阳刚之美的结合”。



Photobucket
(雅典国家考古学博物馆,“帕特拉斯的安提努斯”,图片仍然来自于维基桑)


Photobucket
(罗马阿唐普斯宫,图片来自安提努斯站)


Photobucket
(罗马Centrale Montemartini,图片来自于安提努斯站,原雕塑的面部已残损,这是修复过后的效果图,其实……我觉得现代雕刻家的品味已经跟原来的不太一样了,修复过后的固然很美,却少了古罗马时期的那股浑然天成的阳刚之气)



这两天一直在看安提努斯的雕塑,看着看着就发出了这样的感慨——


俺 01:12:14
即可修实在太美了啊

俺 01:12:33
这种又觉得被美净化了又觉得浑身都是欲念的感觉可真难受

友人T 01:18:06
咳……人类最无法抗拒的诱惑之一,就是一边膜拜一边亵渎……

友人T 01:18:30
你的精神和那个皇帝的精神穿越时空在某个层面上互通了

俺 01:18:55
我理解他!! 5.jpg


俺 01:19:47
我也理解教皇!!! 5.jpg


友人T 01:20:05
……教皇还更惨一点,他必须禁欲

俺 01:20:25
所以他要说服自己这只是一尊神祗的雕塑= =

俺 01:20:27
太惨了

俺 01:21:24
但是这神祗形象的背后却是一位禁脔

友人T 01:21:26
但我说喂,那是异教的神吧教皇大人

俺 01:21:45
这种崇高之后藏满了肉欲的感觉太微妙了

友人T 01:21:59
流泪点头,没错

友人T 01:22:52
对偶像和罪恶的需求同时得到了满足啊




——谁来救救俺这个饥渴得无可救药的家伙扶额

自我介绍

amazing6769

Author:amazing6769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数旗子
free counters
有朋自远方来
FC2计数器
留言板
音乐盒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