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成日更话痨党

在罗马城里东晃荡西晃荡的时候,忽然想起大仲马在《基督山伯爵》里写过那么几段罗马的旖旎风情,于是打算重温一番这本自初中后就再也没读过的小说,可是时隔十多年之后再读,突然发现里面有那么多美好的吐槽……(喂)


“他叫什么名字?”
“弗尔南多。”
“那是一个西班牙人的名字呀。”
“他是迦太罗尼亚人。”
“你认为他会写那封信吗?”
“噢,不!假如他想除掉我,他会宁愿捅我一刀的。”
“西班牙人的性格倒也确实如此,他们宁可当杀人犯,也不当懦夫。”

——第十七章,《神甫的房间》


神甫先生你对东尼看得还真透= =
重读的时候才发现爱德蒙的初恋情人美塞苔丝是西班牙人……哥哥你家的小说家到底有多喜欢写法国男人恋上西班牙女子啊(拍大腿)


阿尔贝总是看不惯意大利的戏院,因为这里乐队是设在舞台前面的,简直看不到台上在演些什么,而且又没有花楼和包厢,这些缺点,在一个看滑稽歌剧时坐惯了花厅而听歌剧时坐惯了大包厢的人,是难以忍受的。可是,阿尔贝还是穿上了他最漂亮和最动人的服装,他每次去戏院,总是把这套衣服穿出去亮一下。这身华丽的衣服有点儿白穿,因为必须承认,一个巴黎时髦社会里名副其实的代表人物,在意大利奔走了四个月,竟没碰上一件奇遇。
有时候,阿尔贝也假装对于自己的不成功一笑置之,但内心里,他却深感痛心,想不到他,阿尔贝马·尔塞夫,一个最受欢迎的青年,仍得凭他自己的努力来解决他的苦恼。而更恼人的是,当阿尔贝离开巴黎的时候,他曾怀着法国人那种特别的谦虚精神,满以为他只要到意大利去晃两晃,就会有许多桃色事件,使巴黎人惊诧不已的。唉!那种有趣的奇遇他竟一次也没遇到。那些可爱的伯爵夫人——热那亚的,佛罗伦萨的和那不勒斯的都是忠贞不二的,即使不忠于她们的丈夫,至少也忠于她们的情人。阿尔贝已得出了一个痛苦的结论:意大利女人比法国女人至少多了一个优点,就是,她们能忠贞于她们的不贞。

——第三十四章,《显身》


“法国人那种特别的谦虚精神”(憋笑着捶地)


PS:其实阿尔贝子爵的父母都是西班牙人呢,于是很奇妙地,那种法国气质反而被他骨子里的西班牙人的性格给放大了,变得愈发夸张浮华。相比之下,弗兰兹男爵反而更像哥哥一点……
于是每次阿尔贝一耍赖撒娇弗兰兹就叹着气无奈地答应的场景都把我萌得一耸一耸的(捣脸)



弗兰兹问阿尔贝接不接受他的好意,但阿尔贝在到戏院去以前,还有大计划要实行,所以他并没答复弗兰兹的话,却问派里尼老板能不能给他找一个裁缝。
“裁缝!”店东说,“找裁缝来干什么?”
“给我们做两套罗马农民穿的衣服,明天要用。”阿尔贝回答。
店东摇摇头。“马上给你们做两套衣服,明天要用?请两位大人原谅,这个要求法国气太重了,因为在这一个星期以内,即使你们要找一个裁缝在一件背心上钉六粒钮扣,每钉一粒纽扣给他一个艾居,他也不会干的。”

——第三十六章,《狂欢节在罗马》


子分纯爷们儿!
“您的法国气太重了,在这里行不通。老子这星期他妈的不干活儿,说啥也不干。”子分翘着二郎腿说。
——哥哥你败了吖(捶地)


PS:这人的法南意之魂还在燃烧(被打)


“好吧,再喝一杯白葡萄酒,再来一块饼干吧”
“很愿意。你的西班牙酒味道好极了,你瞧,我们平定那个国家是很对的。”
“是的,只苦了卡罗斯先生。”
“嘿,卡罗斯先生可以喝波尔多酒,再过十年,我们可以使他的儿子和那位小女王结婚。”
“那时,如果你还在部里的话你就可以得到‘金羊毛勋章’了。”
“我想,阿尔贝,你今天早晨是想用烟来喂饱我是不是?”
“啊,你得承认这可是最好的开胃品,我听到波尚已经到隔壁房间啦。你们可以辩论一场,那就把时间消磨过去了。”
“辩论什么?”
“辩论报纸呀。”
“我的好朋友,”吕西安带着一种极其轻蔑的神气说道,“你见我看过报吗?”
“那么你们会辩论得更厉害。”
“波尚先生到。”仆人通报说。
“进来,进来!”阿尔贝一边说着,一边站起身来向那个青年迎上去。“德布雷也在这儿,他也不先读读你的文章就诋毁你,这可是他自己说的。”
“他说得很对,”波尚答道,“因为我在批评他的时候也并不知道他在干什么。早上好,司令!”
“啊!你已经知道那件事啦。”那位私人秘书一边说,一边微笑着和他握手。
“当然啦!”
“他们外界怎么说?”
“什么‘外界’?一八三八这么个好年头,我们的‘外界’又这么多。”
“就是你领导的政论界呀。”
“他们说这件事很公平,说你如果撒下了这么多红花的种子,一定会收获到几朵蓝色的花。”

——第三十九章,《来宾》


我仿佛看到了1838年法国出兵西班牙的真相= -
其实他们真的有关心西班牙那边到底怎么样了吗?
……好吧,会关心才怪。
咳,他们把卡罗斯亲王请到了布尔日,却清除不了卡罗斯的余党。那在1838年还是个小女孩儿的伊莎贝拉二世的统治注定是飘摇不定的。远目东尼那血腥、动荡而且精分的十九世纪……


“但我深恐您见惯了奇事美景,对这里会大感失望的。在我们这里,您遇不到任何在您的冒险生活里常常遇到的那种插曲。马特山就是我们的琴博拉索山,凡尔灵山就是我们的喜马拉雅山,格勒内尔平原就是我们的戈壁大沙漠,而且他们现在正在那儿掘一口自流井,以便沙漠里的旅客能有水吃。我们有不少小偷,尽管没有报上说的那样多,但这些小偷怕警察甚于怕失主。法国是这样平淡无奇,巴黎又是这样文明的一个都市,以致在它的八十五个省境内——我说八十五个,因为我没有把科西嘉包括进去——嗯,在这八十五个省境内,您无论在哪一座小山上都可找到一座急报站,无论哪一个岩洞里都可找到一盏警察局安放的煤气灯。我只有一件事可以为您效劳,听您的吩咐,由我或请我的朋友到处为您介绍。其实,您也无需任何人为您介绍——凭您的大名、您的财富和您的天才,(基督山带着一个近于讽刺意味的微笑鞠了一躬)您可以到处自荐而受到很好的接待。我只在一点上可以对您有点用处,在熟悉巴黎生活的习惯,使日子过得安乐舒适,或则买衣物用具这几方面,我的经验对您能有所帮助的话,您尽管差遣我为您去找一所适当的住宅。我在罗马分享了您的住处,但我不敢请您分享我的住处——虽然我并不主张利己主义,但我却是个十足的利己主义者——因为除了我本人以外,这些房间连一个影子也容纳不下,除非是一个女人的倩影。”

——第四十章,《早餐》


哥哥你这种貌似自贬其实是在自吹自擂的说话方式真的很欠扁啊= -
“我说八十五个,因为我没有把科西嘉包括进去”
这句话让我想起了“加拿大好大”那首歌里的“很快我们就会变成世界第一!(只要我们还能留住魁北克)”(捶地)



话痨满足了,哈皮地睡觉去……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No title

这满篇法英鸡血发酵的热烘烘气味儿啊=v=+

No title

“您的法国气太重了,在这里行不通。老子这星期他妈的不干活儿,说啥也不干。”子分翘着二郎腿说。

嗷嗷法南意多美好嗷嗷嗷TUT
以下为脑补:
“您的法国气太重了,在这里行不通。老子这星期他妈的不干活儿,说啥也不干。”罗维诺·瓦尔加斯翘着二郎腿说。
“我认为这场交易还有商量的余地。”波诺弗瓦先生叹了口气,“一个艾居,怎么样?”
“你他妈的在开玩笑吗?!老子说了……”
“每钉一粒纽扣,一个艾居。”法国人带着浓重的法国气开口。
“1个路易。”意大利人稍作思考以后眯起眼睛回应。
“!!”
“老子可不欢迎法国来的穷鬼在这里装老爷。”裁缝摆了摆手“难道你这畜生认为老子他妈的真想要你那几个臭钱?顺便一说,你们这群混蛋的货币连名字都那么恶心,哈。”
明显的,波诺弗瓦先生仍在努力保持法国人那种特别的谦虚精神。“两个艾居。”
“一个路易,否则他妈的别想让老子干活。”
“三个艾居。”
“一个路易。”
“三个艾居,再加上三个里弗。”
“一个路易。”
“……成交。”
“真是大方的老爷呐,”笑道,“愿上帝保佑您。”


口胡这是罗马法吧喂OTL
“很快我们就会变成世界第一!(只要我们还能留住魁北克)
噗哈哈哈哈哈XDDDDDD
晚安~/【说的太晚了喂= =】

No title

1838年法国出兵西班牙的真相

=。。=

No title

to 哈尼:咦这里面没有出现眉毛呀(挠头)

to 阿青:南意法笑死我了(捶地)
钉一颗纽扣一路易,做完一整件衣服哥哥你的年金就没有了!你就只能以身相许了!(喂)

to 会长:真相又是雪利酒呐=。。=
自我介绍

amazing6769

Author:amazing6769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数旗子
free counters
有朋自远方来
FC2计数器
留言板
音乐盒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