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尔多瓦之夜 8.3





三.兰斯医生觉得这是个不坏的主意


当第一下拳头闷声落到他腹部的时候,他朝狱卒的脸上啐了一口,还沾着血迹的唇边挤出一丝狡黠的笑容。这是巫术,他说,你们都被下了咒哩。
这句因痛楚而变得含糊的诅咒,确实令那些从羁押所被召集过来行使“老规矩”的狱卒们踟蹰了片刻,面面相觑。直至其中一个建议先去教堂的神甫那里拿点祝福过的圣水来祛祛邪,其他人才松了口气,连连点头。在等待圣水的时候,那个波希米亚人的双手就这样被铐着,吊在这个阴暗的小房间的天花板上,脚尖仅能够到地面,柔韧颀长的躯体被延展出优美的曲线。然后他仰起头,用谁也听不懂的罗马尼语哼着奇怪的歌子,啦啦,啦。
圣水取来了,被那莫名的歌子弄得惊惶万分的狱卒们赶紧将他迎头泼了个湿透,水珠滴滴答答地顺着鬈曲的黑色发梢,淌到铜色肌肤的脸庞上,却显得那黑暗中的眼睛越发绿得惊人。他甩了甩头,示威般地瞪着那些施害者,又开始唱起了一首曲调更为古怪的歌子。
我主保佑。他们喃喃道,抡起拳头,朝他那张俊美的脸庞砸去。
一个小时后,从海军驻营那幢二层建筑的秘密小房间里,再也没有传出歌声来。深夜,一个包着长头巾,浑身黑衣的女人从里头偷偷摸摸地出来。她无声地穿过营地,轻捷有如黑夜中的一道阴影,用手中的钥匙打开暗门,悄然消失在郊区的夜色里。
她紧紧抓着头巾,喘着粗气,在直布罗陀的街巷里穿梭着,几乎是在奔跑。黑色裙角随着疾促的脚步起伏,拍打着她的摩洛哥红皮鞋,隐约露出赤裸的褐色小腿。总算来到了主街上的海军总督府,她的心跳得都快要从嗓子眼出来了。开门,柯克兰老爷要见我。她对揉着惺忪睡眼的门童说,尽量摆出威严的姿态。
可是伯爵阁下没有下过这样的命令。门童用尚未变声的稚嫩声音迷迷糊糊地回答道。
她扯下头巾,让她那张讨人喜欢的脸蛋儿显露在月色下。看清楚了小鬼,是我,拉罗洛。老爷他中意我,现在就要见我,你们这些下仆管得着吗?
嗤,吉普赛女人……门童咕咕囔囔着,满不情愿地斜睨着她,还是开了大门。拉罗洛闪身进了门,捂上了那孩子的嘴。这事跟谁也不要说,不然老爷可给你好果子吃。
是,是,半夜找野女人肯定也不是什么好事。孩子闷闷地嘀咕着,冷不防被吉达那狠掐了一下脸颊,哎哟!这女人可真凶!他叫道。
小鬼,以后女人可有得你好瞧的!拉罗洛半是威胁本是开玩笑地说道,永远也不要说女人的坏话!
然后她就偷偷摸摸地穿过庭院,却没有从正门进去,而是绕到主建筑后,挨个从底层的房间窗口往里瞅,直到看到一扇被黑色天鹅绒窗帘遮得紧紧的窗口才停下来。她先是试着拉开窗口,发现窗子已经从里面被栓上了,她呸了一声,爬上窗台,抽出随身的小匕首,小心翼翼地插入窗缝,熟稔地挑开了横栓,吱呀一声打开了半扇窗。
无论是哪个上帝,都行行好。她默默地祈祷着,让我找到他吧。所幸那个不知道是哪里的上帝听到了她的祈祷,朦胧的月色随着被撩开的窗帘洒进了屋内,映出了半截雕花的橡木床脚,雪白的床单,以及躺在床上的弗朗西斯•波诺伏瓦先生。他正睡着,兴许是从两天前就没有醒过,从胸腔里呼出的气声叫人听了就感觉难受,病魔已经从腹部蔓延到了肺部,也许很快就要吞噬掉整具躯壳。
吉达那从窗台轻盈地跳下来,走到床边,抓着他的肩膀,喂,喂,醒醒啊。然而那位可敬的考古学家并没有什么反应,本已苍白的双颊因为失血过多而呈现出青白色,眼睑下隐隐一抹淡青的阴影,金色的长睫毛垂落在阴影上,随着每一次艰难的呼吸而微微颤动。事实上,他整个人都在微微颤抖,那种颤动别人是只能感到而看不见的,有如行将助他飞去的翅膀,欲展不展,待飞且住似的。
拉罗洛惊惶地发现她唤不醒那个异族人,尽管她曾经恶毒地诅咒他“你怎么不索性断了气才好”,但她愈是呼唤,就愈是感到惊恐,她拍打他的面颊,摇他的肩膀,压低了声音呼唤他的名字,最终她抓着他的手,默默地将脸埋在那冰冷的手心里。这个波希米亚姑娘甚至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是满面泪水,也没有意识到房间外的走廊里,传来了数人的脚步声。
房门被猛地打开,发鬓斑白的管家举着烛台,惊愕地看到吉达那正跪在床前。然后他定了定神,转过身,躬着腰让出了路。阁下,她果然在这里。
亚瑟•柯克兰披着一件黑色的军氅,里面隐隐显出丝质的白睡衣,缓缓走了进来,脸色在摇曳不定的烛光中显得格外阴沉。跟在他后面的是个身材高大的仆人,还拧着小门童的耳朵。门童正忿恨地望着吉达那,仿佛把这晚的所有倒霉事都归到了那吉普赛女人的头上。拉罗洛,伯爵阁下开口道,你在这里做什么?
吉达那抬起头,脸蛋上还挂着斑斑泪痕,注视着海军少校。亚瑟,亚瑟,她用的是呼唤恋人才会有的那种甜蜜而又痛苦的语调,你答应过我不会伤害安东尼奥。
他是罪有应得。少校简略地答道,几步走上前,扯起吉达那的胳膊,我还说过,你不应该到总督府来。你现在已经违背了我的命令。
——可是安东尼奥现在快死了!拉罗洛尖叫道,那么多血!
离开这里。少校一字一句地命令道。
波希米亚姑娘咬着细碎的牙,用羚鹿般的黑色大眼睛瞪着他,我真不敢相信,我居然会爱你爱得那么无可救药,头脑一热就相信了你的话。
那么你现在冷静下来了,很好。海军少校回答道,将她从床边拉起来,声音冷冽且强硬,回驻营地,乖乖在那里等着。明天就有一趟回朴茨茅斯的船。船票已经替你备好。
我不要去英国!拉罗洛挣扎道,不是现在!安东尼奥还在那里!全身都是伤!没人管他的话他会死的,真的会死的!
恕在下直言,女士,一直在旁静观不语的管家开了口,能在伦敦的侯爵府邸谋到一份佣人的工作是极可幸之事,更何况考虑到您的身世背景,还需伯爵阁下特别给予恩惠,书写声明,方能获得侯爵阁下承认……
不。吉达那倔强地昂着头,仍然跪在床边,紧紧地攥着昏迷中的法国学者的右手,我就呆在这里。哪里也不去。
放开你的手。海军少校低声说。
除非你答应给安东尼奥找个医生。拉罗洛坚持道。
我并不想对女人动粗。亚瑟•柯克兰说,然后狠狠地一掌掴上了那漂亮的脸蛋,吉达那猛地跌到地面,嘴角渗出血丝来,然后她笑了。安东尼奥说得对,她缓缓抹去嘴角的血迹,他在晕过去前告诉我,只要牵扯到和那个外族人有关的事,你就会变得不冷静。
那个渎圣的巫师迟早要为此在火刑柱上付出代价。海军少校强压下喘粗气的声音,傲慢地直起腰来,朝身后仆人招手示意,于是那高大的仆人松开了门童,大跨步走上来,一把抓起吉达那就往门外拖。而拉罗洛挣扎着再次攥住了法国学者的手,绝望地叫道,救救安东尼奥!救救他!
但她的手还是被生生地扯开了,她尖叫着,哭泣着,像所有波希米亚女人那般用恶毒的方言诅咒着那些英国人,然后她黑色的眼睛忽地瞪大了——他醒了!
那垂落在床单上的手动了一下,令人心促的呼吸声加快了一些。随后,深蓝色的眼睛慢慢地睁开来。亚瑟?法国学者用虚弱的声音喃喃着。站在床边的海军少校默不作声,只是低头理了理黑色的军氅,仿佛对他视而不见。而拉罗洛已经叫嚷了起来——如果听得到我的声音,该死的佩伊洛,快想办法救救安东尼奥!他被狱卒殴打得全身都是伤,只剩下一口气了!哪怕给他找个医生也好!
波诺伏瓦先生茫然地望着眼前这幕场景,看着亚瑟•柯克兰举起手,示意仆人将吉达那拖到门外去,看着拉罗洛像条被捕捉到的鱼,绝望地在那铁一般的臂弯里挣扎着,看着管家蹙着眉头将房门关上,对那眼泪汪汪的门童说上几句什么,就把那孩子轰了出去。
为什么……他问道,却发不出什么声音。
见到先生得以好转,在下深感欣慰。管家缓步走上前,用那永远都沉稳不惊的语调对法国学者说,两日前您在伯爵阁下府邸内突发重疾,幸得阁下的私人医生兰斯全力救治,方没有蒙主召唤,若非您为阁下旧友,此般荣幸绝非如此轻易而得来。
后者只是迷惑地,缓慢地眨了眨眼睛,艰难地抬起手,“若您能够……”他含混不清地用法语请求道,而管家默默地握住了那瘦削得几乎只剩下骨头的手,继而搀住他的胳膊,将他从床上扶了起来,金色的头颅斜斜地倚在床栏边。
鄙人对此深为感激。他挤出了一丝苍白的笑容,然后换成了英语,只为此刻无法向伯爵阁下脱帽致敬,或单膝跪地行吻手礼而感到遗憾万分。
——如此无礼!始终冷冷地注视着这一幕的伯爵阁下又扯了扯黑色的军氅,低声说。也不知是指病人无法脱帽行礼这一点,还是指那家伙竟然妄图要对他行吻手礼这一点。
然而病人似乎并未觉察到他的脸色的愈发阴沉,抬起了眼睛,瞳孔深处隐隐藏着疑虑与焦灼。亚瑟,他用嘶哑的声音呼唤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亚瑟•柯克兰低头望着他,青绿色眼珠在烛光中闪烁着玻璃般的无机质光芒。与你无关。海军少校回答道,声音却略显艰涩,然后就转身朝门口走去。身后,那虚弱的声音再次响起,带着一丝愤怒与谴责——审判应该还未正式开始,为何对那个三个吉普赛人的惩罚已经开始?私刑是任何一个法治国家所不应有的污点,你曾经说过……
这里是直布罗陀的土地,给我闭嘴。海军少校几乎是暴怒地转过身,呵斥道。
连《权利法案》也仅是部分适用的土地?法国学者轻声反问道,你当年不惜为之举枪决斗的理念都到哪里去了?
有那么一瞬间少校的青绿色眼睛变得近乎墨绿,但他只是一言不发地咬了咬牙,再次朝门口走去,手指触到铜质门把手的时候,他顿了顿,回过头,语气生硬地对管家说,让兰斯医生给他些鸦片酊,省得他再乱说话。①然后黑色的军氅一甩,迅速地消失在走廊的阴影里,仅留下法国学者神色惊愕地靠在床栏上,眼底带着一丝绝望。



约莫半小时后,那位可敬的私人医生在门童的引领下到来了。已经年过半百,神色严肃,戴着单片眼镜的医生似乎并未因深夜出诊而有所不满,而是熟练地掏出医用秒表,开始测量病人的脉搏,然而在他计算脉动的速度的时候,病人用冰凉的手指抓住了他的手腕。
——我需要您的帮助。波诺伏瓦先生压低了声音说,用的是拉丁文,暗暗祈祷着这位希波克拉底的学徒②也能偶尔听到克利俄③的感召。
兰斯医生抬起眼睛,透过圆形的镜片望着他。如果您保证能够提供足够的配合的话,先生,我当然很乐意给予必要的帮助。医生用很难称得上是毫无瑕疵的拉丁文回答道,同样是极低的音量,近乎耳语。
也许比您需要的更多。考古学家低低地笑了,深蓝色的眼睛似乎有意无意地扫过站在窗边的管家,后者正在对门童说着什么,脸上满是倦容。于是他艰难地仰起头,将干裂的唇凑到医生耳边——我知道您和伯爵阁下之间存在着些许争执。
医生僵了僵,似乎本能地要直起身来,好赶紧结束这段有如密谋一般的拉丁文对话,但考古学家在他耳边呢喃的下一句话,令他踟蹰了片刻。“两日前,您曾经对伯爵阁下提议要直接进行手术,是么?”
我以为您那时已经休克了。兰斯医生喃喃着回答道。
Hélas,有时感官会比人们想像的要更为敏锐。波诺伏瓦先生笑了笑,更何况在少校先生勃然大怒的时候,要对此事充耳不闻也并非那么容易的事。④
您究竟想要什么?医生警觉地问,还是从拉丁文换回了英语。
雷卡米耶医生的新理论⑤。考古学家疲惫地向后仰去,重新将头颅靠在床栏上,几乎不出声地用英语回应道,您是希望通过开腹手术来验证这个理论吧。我听到了您和少校先生的对话。
但这个提议已经被否决了。兰斯医生冷冷地回答道。
不,病人眯起深蓝色的眼睛,若您能为在下略行举手之劳,我就可以写一张声明,给予您在我下一次病危之时施行手术的全部权利。甚至是在我死后,也能保有对尸体进行医学研究的权利。
医生蹙起眉头,用审慎而略带疑虑的目光,在厚厚的镜片后打量着这个法国人。是什么促使您做出这样的决定?他又换回了拉丁文——恕在下孤陋寡闻,但一位天主教徒恐怕并不会这么做。
如果那位天主教徒爱上了魔鬼的话。波诺伏瓦先生露出了模模糊糊的笑容。




① Give him opium这里仅是字面上的意思。而现在英文中的give somebody opium已有了引申义,意为“某人令人厌恶”。
②希波克拉底,公元前五世纪至四世纪的古希腊名医。其行医的誓言在两千多年来一直被作为医生的职业道德标准,又称“希波克拉底誓言”。
③克利俄,古希腊神话中司掌历史的缪斯女神。
④在十九世纪中期以前,乙醚麻醉和现代的消毒技术尚未运用到临床上,关于血型的理论也还未被学界发现,手术是医生所能采取的最后治疗手段,病人因失血过多或感染而死亡的几率非常高。这也是少校先生勃然大怒的原因。
⑤1829年,法国医生约瑟夫•C•A•雷卡米耶提出了癌细胞可通过血液转移和扩散的理论。可参照Morton, Leslie T., and Moore, Robert J. A Chronology of Medicine and Related Sciences. Aldershot, England: Scholar Press, 1997.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No title

为什么往LS一望全是奇怪的代码=口=是小广告??

oDLtZnpLTcfs

ZGIRrmFzqxRqMgYnIC

FmFewxzNHrPVUmaO

deluxe counter strike counter ben 10 all games crazy fruits free online play rocky leggens , http://retrieveahouse.com/dress-online-shop.html dress online shop, 8-D,

aecTEnZSIboiEbz

have a special flair and now you can find these designer dresses online at eDressMe., http://retrieveahouse.com/dress-suits.html dress suits, cpas,

lkGFNaSNshzFyQlQ

you purchase an ENRO men's shirt, you acquire over 80 years of shirt making , http://retrieveahouse.com/dress-up-party.html here, =-PP,

FrClgXNnswOMHTKICq

Click on Download for a bigger version.Jesus Dress Up! Joseph Abboud, http://retrieveahouse.com/dress-games.html dress up party, 6636,

aeQTbjexXPnhTcGVzZ

be too small to hold all your friends is an old Irish saying; this St Patrick s , http://retrieveahouse.com/fancy-dress-costumes-halloween.html here, =-)),
自我介绍

amazing6769

Author:amazing6769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数旗子
free counters
有朋自远方来
FC2计数器
留言板
音乐盒子